日景

今天挺早睡醒。緩緩地離開家門,就有那麼一瞬間讓我欣賞門前的清晨。

相比起夜晚,清晨的天空看來更寬廣。氣爽清高,因該就是那麼一回事。

突然間我回想起考高中統考那一年… … 一向來成績都很差的我,為了考上新加坡國立大學,每天很早就爬起來到學校圖書館背書。

這種情緒回來了。我想,我應該不用一個月就可以準備好考 Health Insurance。就像那年一樣… …

街景夜景

忘了帶鑰匙回家,倚欄等待室友回家解救。突然發現我很久沒有好好地看一看外頭的景色。

這個住了近5年的家,真是帶給我太多太多的回憶。屋子里里外外都改變不少,五年生活的境遇也改變了我不少,里里外外地。

地鐵駛過不再是吵雜聲,而是平穩地緩緩地… … 是家的聲音。我看著對面的樓房,從“塵土”到現在“萬家燈火”。心想“我怎麼都不會羨慕別人一家團聚的光景?都已經一個人近9年10年了… …” Agnes 常對媽媽說不讓我從新加坡回去吉隆坡是為我好。可是,殊不知“回家”的念頭在我心裡越來越薄弱了。

最近喜歡拍夜景,尤其是像這樣朦朧的。儘管身邊有很多朋友不太喜歡新加坡這個地方,因為這個地方缺乏“靈魂”,難以激起生命的熱情。

而我,已經習慣了。時而清楚,時而朦朧,如此看待這個地方會讓你比較坦然些。

想說

雖說這張照片是自己拍的,但是還是被感動很久。

鏡頭記錄了今年元宵夜,也記錄了我的心情。

原本,我想為著這張照片寫些什么。一直寫不出來,說不出來,想整理也整理不來。看來,不只有一些些… …

我無法抵抗成長,這包括心情的復雜度。

鏡頭像是剛哭完的小孩,望著萬家燈火一樣。“人月兩團圓的時候,我的團圓在那里?” 如果這是單純的思鄉情結,那倒容易解決,只要買張車票回家會好了。然而,叫人緬懷的是那回不去的… …

那是什么時候開始的事,我不曉得。小時候看港劇的時候,很難理解為什么有些人有家人卻單身在外居住。那不一定是因為距離,而是生活方式的選擇。嘗過獨居的滋味,成長會變得不一樣。又或者,那叫人成長的滋味。

“人月兩團圓的時候,我的團圓在那里?” 我想我不是真正地在渴望什么電視廣告上的天倫團圓。而是頓感自己是王家衛戲中“沒有腳的鳥仔”。

落腳點,是我渴望的但也是令我恐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