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的思念

image

曾经尝试把苦瓜送进嘴里,但是还是忍不住吐了出来。
甘苦甘苦,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儿?难咽死了。

然而偶尔来我家住的爷爷却喜欢吃苦瓜,老妈子一定会买一些放在家里,准备孝敬爷爷老人家。
自从我掌厨以来我也为了爷爷料理苦瓜。虾米炒苦瓜、苦瓜汤、鸡蛋炒苦瓜,但是我都不吃。
但出乎意料地,爷爷说我的苦瓜住的很好吃… …

将近三十岁的时候,我意外地吃了一口咸蛋黄炒苦瓜,很好吃。我以为自己爱吃咸蛋黄。
但是后来我在家里也煮了味噌猪肉炒苦瓜,也很好吃。(不要脸,总爱说自己煮得好。)

因为爷爷曾经轻声地用海南话说好吃,苦瓜便成了思念的味道。
因为思念,回忆涌现出来,口里的滋味儿就不只要好吃而已。
只可惜爷爷没有机会吃到我这新玩意儿——味噌猪肉炒苦瓜。

Advertisements

【Cont】My New Adventure, The Market

Part One

一向来不太喜欢去The Central这个购物广,因为商场设计出来的格局不好逛,食物的选择也不多。今天要不是天不作美,让我无法走路到Liang Court(我最近喜欢去的“新浦点”),我也不会逛The Central。感谢主!难得有一点点新发现,所以po上来和大家分享… Continue reading

【SG】BonGout, my quiet corner…

img_0911我姐夫感慨地说,“好东西不长久…”是的,有许多的餐馆在刚开业时,食物和招待都相当一流。然而时间久了,客人开始多了;价钱不变,分量缩小,细心品尝,连料理的用心的少了。

唯有Bon Gout,一直住在我们的美食名单里。自从我来新加坡,姐姐就介绍我来。这里没有什么怀石料理或寿司料理,只用日式的家常菜。简单食物,最能帮助人体恢复精力。你是吗?

当然,这不是我们爱Bon Gout的主要原因。Bon Gout除了是一间日本人开的餐馆之外,也是一间二手书店(还有二手CD和VCD)。高高的书架,放满了日本小说和漫画。每次来到,我都想上帝祷告,“以后我家的饭厅也是类似这样的,好吗?”

img_0910我最爱坐在Bar 台的位置。随手拿了一本厚厚的日本杂志来看,偶尔偷听身边的日本人说话(练习听力),偶尔抬头看见工作人员辛勤地准备餐饮,偶尔窥探厨房里的动静…  再回头看看手上的杂志。虽然是二手杂志,但是都看起来很新。厚厚的一本,只要SGD3-5。如果内容合适的话,我还是会愿意扛回家。(基本上这就是我最爱的周末活动。但因为交通不便,所以不是经常来。)

老板是一位保养得相当美丽的日本妇女。店里放了一些免费日文书籍或单张。这些书籍和杂志是为了住在新加坡的日本人而刊登的,专门介绍和他们生活品味的品牌、餐馆和活动。偶尔,我也会拿一些练习看日文。 Continue reading

【SG】Mazazu Crepe

img_0907Liang Court 亮阁翻新了以后,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好好地逛一逛。周末,终于可以好好地一个人闲逛。(真是越逛越喜爱)除了有可以耗上大半天的Kinokuniya, 底层依然充满非常“小日本”。除了有Mediya Supermarket,其他的日式小摊位依然伫立欢迎我。呵呵呵呵…

尽管没财神,食神依然精力旺盛。碰到日式甜品,我就无法自拔… …

Continue reading

【飲食】北海道拉面

img_3931

img_3933

在昇菘超市看見這樣的新產品——北海道札幌拉面。左手邊的是Miso味;右手邊的是醬油味。一包兩人分的拉面,SGD2.45。突然心有戚戚焉,所以寫這篇文章。

在新加坡的超市五花八門,各有不同的顧客群體。Jason Market主打歐洲食品;MEIDI-YA則鎖定在地日本族群;本地人多數選擇NTUC Fair Price、Giant Supermarket和昇菘超市等。而昇菘超市則是中低收入戶的最愛,因為許多物品都比競爭者來得便宜。(比較日本進口拉面的價錢,請點擊這里

在昇菘超市看見日本拉面有什么事值得“心有戚戚焉”呢?新加坡人一向來都能接觸到世界各國的美食。吃日本餐,是家常事。從然經濟不景,依然有饞嘴的時候。于是,商家紛紛企圖在其中尋找商機。

img_3938

不獨有第一家食品(新)有限公司出產的拉面,我還見過日本冷面的醬料等等來自中國或本地出產。這是為了應付那些愿意調低素質要求的中產階級。新加坡人消費能力強,再不景的時候,也不愿意失去生活品格。于是,這一類產品如雨后春筍紛紛出現。本地出產,價錢調低,口味有五六成相似,愿意消費的人還是有的(我就是咯!)。

把家里現有的廚余翻出來,和拉面一起煮。雖然我沒有吃過道地的札幌醬油拉面,但是味道還可以。這也許因為是中國制造的產品,醬油味跟我們的鹵味有點像。至于面條,經過我專業的煮面烹調手法,彈性和嚼勁跟真正日本進口拉面的相似度有50%。以這個價錢而言,還可以接受。

你的生意理念,決定了你的消費族群。只是在這不景的時代,好像越普羅大眾的,就越站得住腳。生意是這樣,政治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