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中张曼玉的旗袍回顾

Advertisements

净选有感

很久没有写时事评论了。但是,709 绝对是马来西亚值得纪念的一天。
于是我想有必要记录项今天我们在反省的问题:

所谓的净选游行,要达到什么才算成功呢?
毕竟这是第一次的民主游行,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下一次的选举会不会是个净选?必不会。
净选,原本就是民主国家的精神所在以及运行基础。为什么我们要落到要争取净选的地步呢?这不是很荒诞吗?
我们现在在做的是去到贼窝里去要回逝去多年的宝贝,这有多困难啊!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注意,开始为真相和真正的民主抬头。

我们的爱国情绪能维持多久?
我是个软弱的人,没有人相扶持的情况下,我无法坚持很久。
如果情绪有高潮,我想我的高潮是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典礼上国歌奏起之时。
心里满满的委屈,多希望自己能站在自己的国土上毕业。多么希望听到的是自己的国歌!
这样的孤独,渗着多少的无奈? 
后来,38大选彻夜不眠地看大选结果。
网页当机,我就知道我不是孤单的,多少人和我一样在注视这结果。
虽然很“意外”,也不确定以后会怎样(尤其是反对党获胜的地区),但是今天看来还是值得的。
已经多少年了… …
我们一直被教导国家需要和平,安定,繁荣,然而我们又用了多少年去认识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和平,安定,繁荣其实是假相?
我们究竟和真正的和平,安定,繁荣有多远的距离?
又要花个多少年才看见真正的民主呢?
我不知道… …

画马人 – 骆拓


通过星洲日报认识了一位画(马)家,骆拓

乍看之下以为报章在介绍徐悲鸿的画作。细看,马儿不是在奔驰而是飞驰,像闪电一样。让人想起徐悲鸿,却又更胜一筹的地方。(如果你像我这么附庸风雅,可以去看看他的网站,然后刻意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