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光轩@ Takashimaya

饮食是一种文化;但是将某种食品推延成个别的饮食文化,是日本人的强项。
我不是什么拉面的爱好者。虽说我酷爱日本餐,但是谈到吃拉面我就会摇摇头。朋友都知道我的胃特别不爱消化拉面。有的面条煮得硬绷绷的,我得花上一天才能消化一碗拉面。然而在

叉烧~~ 以我这种广东底子的海南婆来说,日本人的叉烧,既不曾叉,也不用来烧,凭什么叫叉烧?日式叉烧,以烹煮手法而言应该是卤猪肉,怎么从中国引进日本而演化成这个样式的呢?我迷惑迷惑迷惑迷惑…

尽管点了一碗 Char Siew Don, 我的心里是想着一碗卤肉饭。尽管没有浓油赤酱,淡淡的芝麻香和美奶滋和在一起,还是非常好吃。

(最近找到好吃的拉面都是年轻的帅哥掌厨,我不禁怀疑这才是拉面的秘诀,哈哈哈!!!!)

另一摊帅哥拉面的介绍:Homebaked Dough: $5.50 Ramen plus our latest Hawker Hunks

Advertisements

【杭州】恋上西湖

杭州人对我说,
晴湖不如雨湖,
雨湖不如冬湖.

 

就算你不是诗人,你来到西湖边上就会满怀诗意。晴湖固然看不见对岸的景物,但面对着西湖的“山色空濛雨亦奇”,你会突然跟古人的心境连接在一起。入秋了,我站在西湖时而想起苏东坡跟白居易,时而想起苏小小林徽因。历史的长河仿佛在湖面上停住了。

西湖位置:双投桥

The Meaning of Life!!

It was a video clip shared by my sister on my FB. I feel terrible and upset after watching it. We were taught to live happily, all the time. How many teachers, religious leader and even the Bible teach us how to have a meaningful life. Yet, I found it is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for me when I am getting old.

I lost focus. Everything in life seemed so important and relatively important to each other. However, what would happen if I passed on? No matter I achieve them, it seems not so significant at all.

For sure I wan a happy life. I am also looking for the people I love, have been kept on waiting and waiting…. and ten years was passed, I am still alone. I am confused whether “I prefer to stay alone” is what really come from my heart or it is merely an excuse to cover my sadness.

Hope that I would feel better and happier by the time i saw this video clip again. Or may be the little booklet <Be Happy – A little book to help you live a happy life> by Monica Sheehan.

人在囧途

中国北方,只要是上海杭州以北的地方,有种格调有种节奏,我很怀念。
看了《人在囧途》以后,我心里更是挂念的想哭出来了。就连地方的温度和味道突然浮现出来,心里开始揪得紧紧的。没想到半年没有吉隆坡老家,我心里怀念和默默哭着想去的地方是中国。

要是新加坡的学费债务还清了以后,我想我人生的路途也来到了“囧途”。也许可以考虑到海南岛老家,又或者杭州住上一段日子… …

《人在囧途》是近年来我最喜欢的一部中国电影。导演演员不是什么国宝级的巩俐张艺谋,而是由香港导演叶伟民和香港监制文隽操刀,却依然有踏实的中国风味儿。通过明朗的编剧和剪接节奏,故事的起伏更有着黑色幽默的张力。影片以春运为背景,讲述了王宝强扮演的农民工与徐峥扮演的小老板因机缘巧合一起回家的故事。本片于2010年6月4日上映,虽然在众多国内外大片的夹击下,《人在囧途》却“囧”出了一片血路。

Continue reading

净选有感

很久没有写时事评论了。但是,709 绝对是马来西亚值得纪念的一天。
于是我想有必要记录项今天我们在反省的问题:

所谓的净选游行,要达到什么才算成功呢?
毕竟这是第一次的民主游行,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下一次的选举会不会是个净选?必不会。
净选,原本就是民主国家的精神所在以及运行基础。为什么我们要落到要争取净选的地步呢?这不是很荒诞吗?
我们现在在做的是去到贼窝里去要回逝去多年的宝贝,这有多困难啊!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注意,开始为真相和真正的民主抬头。

我们的爱国情绪能维持多久?
我是个软弱的人,没有人相扶持的情况下,我无法坚持很久。
如果情绪有高潮,我想我的高潮是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典礼上国歌奏起之时。
心里满满的委屈,多希望自己能站在自己的国土上毕业。多么希望听到的是自己的国歌!
这样的孤独,渗着多少的无奈? 
后来,38大选彻夜不眠地看大选结果。
网页当机,我就知道我不是孤单的,多少人和我一样在注视这结果。
虽然很“意外”,也不确定以后会怎样(尤其是反对党获胜的地区),但是今天看来还是值得的。
已经多少年了… …
我们一直被教导国家需要和平,安定,繁荣,然而我们又用了多少年去认识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和平,安定,繁荣其实是假相?
我们究竟和真正的和平,安定,繁荣有多远的距离?
又要花个多少年才看见真正的民主呢?
我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