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半創作’ Category

偷窺

March 15, 2012

(2009年留下的一段文字沒有完成。這幾天一個人在家感覺剛好,可以歷史重演繼續寫下去。) 于是,我用極度緩慢而慵懶的節奏刷牙,就像睡前的必要儀式。但也沒想睡,只是時間到了。 一邊刷一遍走到屋子后頭的窗口。大部分新加坡的人都住在小小的鳥籠裡,你看我,我看你。 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小小的客廳要裝一台48寸電視。球進龍門的那一刻,手上的牙刷不知覺的停下來。一瞬間,我的心竟然飛對面的房子了。“你們平常也有在看我在廚房煮飯、晾衣服吧?” 以前在大學宿舍住的時候,我也曾經這樣呆滯地望著對面的房間。有的時候是在欣賞別人佈置房間的創意;有時候半羞澀半惡作劇地看對面的情侶情到濃時,摟摟抱抱。哎呀,突然間關燈了!為什麼這些歡樂時光一定要關燈呢?!!!? 昏黃的燈光也很浪漫嘛~ 望著望著,對面有個老伯伯在倚窗抽煙。“他會不會也看見我在刷牙呢?” 這樣算不算偷窺呢?應該不算吧,只是相互欣賞彼此的生活姿態而已。

【小小說】離開

October 18, 2009

我選擇了離開。 當我強調“選擇”這個字眼的時候,這代表當中的過程并不容易。我帶著希望,也準備了要付出代價。 選擇離開,對于你來說并不算什么。因為我的心,你不知道。 我想,不容易的部分多屬于情緒的、感性的。我舍不得你,但是生命走到這個階段卻毫無進展的時候,就連我的心意你也看不見。我想,離開是自然的吧? 把有關的情緒、有關的情感埋葬起來,是我所擅長的。 不禁懷疑,我的愛廉價得很… …

【小小說】換個方式流淚吧!

August 30, 2009

幾度幾乎哽咽,一個深呼吸就吞下去了。 我已經分不清楚這樣的方式是自我保護,還是自我摧殘。 或許換個方式流淚吧!手指頭撥動杯子上的水珠,水珠就迅速地直流下來。 像一行又一行的眼淚,是我的眼淚。 “上帝,對不起… 主耶穌,對不起… ” 淚水酸透了我的鼻尖,我心里知道有的對不起是悔改,有的對不起是越陷越深的自甘墮落。

【我們的童年】小叮噹

August 21, 2009

“它已經不叫小叮噹了,叫哆啦A夢!” 同事和我爭辯,“現在都統一翻譯成哆啦A夢,不叫小叮噹了!” 豈有此理,這對我來說不是翻譯的問題,而是童年情結。難道你不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