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窺

(2009年留下的一段文字沒有完成。這幾天一個人在家感覺剛好,可以歷史重演繼續寫下去。)

于是,我用極度緩慢而慵懶的節奏刷牙,就像睡前的必要儀式。但也沒想睡,只是時間到了。
一邊刷一遍走到屋子后頭的窗口。大部分新加坡的人都住在小小的鳥籠裡,你看我,我看你。

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小小的客廳要裝一台48寸電視。球進龍門的那一刻,手上的牙刷不知覺的停下來。一瞬間,我的心竟然飛對面的房子了。“你們平常也有在看我在廚房煮飯、晾衣服吧?”

以前在大學宿舍住的時候,我也曾經這樣呆滯地望著對面的房間。有的時候是在欣賞別人佈置房間的創意;有時候半羞澀半惡作劇地看對面的情侶情到濃時,摟摟抱抱。哎呀,突然間關燈了!為什麼這些歡樂時光一定要關燈呢?!!!? 昏黃的燈光也很浪漫嘛~

望著望著,對面有個老伯伯在倚窗抽煙。“他會不會也看見我在刷牙呢?” 這樣算不算偷窺呢?應該不算吧,只是相互欣賞彼此的生活姿態而已。

【小小說】離開

我選擇了離開。

當我強調“選擇”這個字眼的時候,這代表當中的過程并不容易。我帶著希望,也準備了要付出代價。

選擇離開,對于你來說并不算什么。因為我的心,你不知道。

我想,不容易的部分多屬于情緒的、感性的。我舍不得你,但是生命走到這個階段卻毫無進展的時候,就連我的心意你也看不見。我想,離開是自然的吧?

把有關的情緒、有關的情感埋葬起來,是我所擅長的。
不禁懷疑,我的愛廉價得很… …

【小小說】換個方式流淚吧!

IMG_1730幾度幾乎哽咽,一個深呼吸就吞下去了。
我已經分不清楚這樣的方式是自我保護,還是自我摧殘。

或許換個方式流淚吧!手指頭撥動杯子上的水珠,水珠就迅速地直流下來。
像一行又一行的眼淚,是我的眼淚。

“上帝,對不起… 主耶穌,對不起… ”
淚水酸透了我的鼻尖,我心里知道有的對不起是悔改,有的對不起是越陷越深的自甘墮落。

【小小說】說夢話

在夢里的黃昏,我搭上計程車到烏節路去。我不記得是否曾經和司機對話,但是我記得手掌中有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Paragon”、“Changi Airport”,還有一個我忘記了的地點。小紙條上淡淡的鉛筆筆跡,還寫已經寫了還一段時間,紙條也有點皺皺的。 Continue reading

【我們的童年】小學生的風水學

image036吉隆坡的80后,不要告訴我你不懂這個是什么!就算沒有玩過,也有見過吧?

這個叫什么?
我只懂它叫 “東南西北”之類的。小時候,總會有一些淘氣的男生女生愛玩這個。在班上,在補習的時候… 都曾經出現過。

為什么是東南西北,不是一二三四?
為什么是東南西北,不是King、Queen、Jack、Ace?
我忘了,也只能瞎掰說 “中國人世代流傳的風水學根本就是藏我們的血液里面嘛!”

小朋友用他們所學習、所明白、所熟悉、所喜愛的詞匯填滿八個角落,笨蛋、傻瓜、豬、猴子、吃大便等等。而明明知道會被別人作弄,還是愿意熱情參與,玩得不亦樂乎。

家長們,如果你想知道你孩子的語文程度,這個是不錯的標簽。哇哈哈哈!!!

【我們的童年】Colorful Childhood

image013小時候,我經常買顏料。買得很多,買到老媽子邊罵我邊付錢…

除了熊貓牌的水彩之外,還有顏色筆和蠟筆。我首先聲明,我并不是很會畫畫、也不會很愛畫。只是我很喜歡,看見新的一盒顏料打開的時候,像彩虹一樣整整齊齊的排列著。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最喜歡的是蠟筆。有一招我特別喜歡,先在白紙上涂滿七彩繽紛的顏色,然后用黑色蓋過所有顏色。最后才用尖銳的物品刻出畫像,很‘有感覺’。另外,那一年和喜歡的同伴男生一起參加畫畫,用的也是蠟筆,主題是中秋節。=D

0061584000000-ST-01-Faber-Castel-Polychromos-Setof60一直到四年級的時候,水彩進入了我的生命。有一次在家里我調了兩組顏色,一組藍綠配、一組紅橙配,然后再用牙刷潑墨,構成兩幅“星河圖”。雖然是在家里畫的,但是后來也被老師貼在課堂上的布告欄了。

后來,我在Agnes (大姐)的衣櫥里找到一盒 Faber Castell的水彩筆。“很神奇耶!”我驚嘆 “顏色很柔和,而且用水彩筆畫了以后再加上水就形成一副很細致的圖畫。” 于是,我就… 后來,Agnes 就…(省略的部分就由你自己填上吧!)

Agnes 很會畫畫,甚至畫了很多時裝草圖。當然,水彩是她畫得最多的。我受她的影響很深。我經常都會模擬她所畫的。她就會罵我,‘為什么抄我的?畫自己的啦!沒有創意!’

現在的我心想,“哼!你又不是什么名畫家,還怕別人抄麼?” =P